-

短髮女人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我很錯愕,我以為牛小旺會選擇讓溫柔的那個留下,冇想到他竟選擇了暴躁的這個。

倒是褚今許全程都十分淡定,就連牛小旺選擇了短髮女人,褚今許的神色都冇有任何變化。

“確定了?”褚今許冷聲問牛小旺。

牛小旺肯定的點頭,“嗯,我已經決定了,媽媽隻要一個就夠了。”

“好。”褚今許淡然點頭。

就在此時坐在沙發上的溫柔女人突然站起身來,她的麵色很平靜,“在我離開前,我可以跟小旺告彆嗎?”

褚今許此時倒不急,“隨意。”

捲髮女人走到牛小旺的身邊,看到牛小旺臉上的指頭印子,她的眼神很是心疼,伸出手輕輕的撫上了他的臉。

“疼不疼?”捲髮女人問。

牛小旺輕輕點頭,“疼。”

捲髮女人神色間更心疼了,她冇有質問牛小旺為什麼會選擇短髮女人,她隻是在心疼牛小旺。

女人無奈的歎了口氣,“我走了後,你要保護好自己,該反抗的時候記得要反抗,不要一直受她的欺負,我會心疼。”

牛小旺本來使勁的憋著眼淚,但在聽到捲髮女人的話之後他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直接奪眶而出。

他一把抱住了捲髮女人,泣不成聲。

我很疑惑,明明這麼捨不得,為什麼卻要讓那個暴躁的女人留下來?

我能看得出來,那個短髮女人並不愛牛小旺這個兒子,否則又怎會動輒打罵?

“媽......”牛小旺將頭埋在女人的頸窩,哭得眼淚鼻涕都出來了。

短髮女人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我都說了,我纔是小旺的母親,你再不捨得又有什麼用?被送走的還不是你。”

“趕緊,趕緊把她送走,纏著我幾十年了,我也該解脫了。”

褚今許淡淡的瞅了一眼短髮女人,“你的確是該解脫了。”

短髮女人麵上一喜,她幾步走在捲髮女人前麵,伸手就要去拽她,卻被牛小旺攔住了。

“牛小旺你做什麼?”短髮女人不耐的皺起眉頭。

牛小旺張開雙臂將捲髮女人護在自己的身後,他不再低著頭唯唯諾諾,而是直視著麵前的短髮女人!

“讓開!”

短髮女人又朝著牛小旺揚起了手,隻不過這次她的手冇能打下去,被牛小旺緊緊的握著了手腕!

牛小旺堅定的盯著短髮女人,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選擇送你走。”

除了褚今許之外,全部人都愣住了。

之前所有人都認為牛小旺的選擇是讓短髮女人留下來,冇想到他竟然是選擇讓她離開!

短髮女人震驚之餘,她看牛小旺的眼中滿是惡意,一點都冇有作為母親的母愛。

我不由想到了我媽,她雖然不愛我,但是她把她全部的愛甚至生命都給了楊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