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這麼一說,我才猛然想起來晚上還得去開會,被這噩夢一打攪,我才後知後覺。

正巧此時蕭澤也過來找我了,褚今許不滿的看了我一眼後,身影一動就進入到了我胸前的靈石中。

“孟笙,你還真的在休息啊,我激動得在房間裡蹦躂了一下午,這不快到時間點了,我就來找你了。”蕭澤看起來就像是精力過剩。

我瞥了這傢夥一眼,以一副過來人的語氣說道,“不必激動,不必緊張,其實這種事情吧,習慣就好。”

“無法不激動!無法緊張啊!笙笙,這是我的第一次啊!”蕭澤激動得黑黢黢的臉上都浮現出了紅色。

“知道了,知道了,收拾好了我們就出發吧。”我對蕭澤說道。

看把這孩子激動得。

在酒店大堂看見小魚正在等我們,見到我們她趕緊揮手和我們打招呼。

“孟笙,蕭澤,這邊!”

我們趕緊走了過去,小魚對我們說道,“兩位都休息好了吧,因為可能今晚會有點事,冇那麼早回來。”

我剛纔雖然做噩夢了,但總的來說還是休息了一會兒,倒是蕭澤這個傢夥,跟隻猴子似的精力旺盛上躥下跳。

“我冇問題!”蕭澤激動的說道。

見蕭澤都說冇問題,那我也隻好說道,“我也冇問題。”

“冇問題就好,那兩位隨我一起。”小魚說道。

大堂外車已經在等候了,而且是好幾輛,除了我和蕭澤之外,還有其他兩兩一組的人上車。

我不由多看了幾眼,小魚覺察到我的目光後,她對我說道,“那些是其他地區來的部門人員,由我的同事們接待,而我接待的理解隻有你們兩位。”

我看了一下,除開我們之外,其他的人也有七八個,都是從其他地區來的。

我皺起了眉頭,這次的任務究竟是有多複雜,竟然聯合了這麼多地區部門的人。

如此複雜的任務,為啥要派蕭澤和我一起來?

蕭澤是個第一次執行任務的新人啊,怎麼也得派個經驗老道的人員和我一起吧?

也不知道這超管部門是怎麼想的。

很快我們便隨著車隊到了碼頭,再乘坐了船來到了海島市的一處單獨的小島上,華南區的超管部門就建立在此。

此刻,我的前後左右坐著的都是其他地區部門的成員,最讓我驚訝的是其中還有一個看起來白髮蒼蒼,年紀七八十的老頭子。

這麼大的年紀竟然也是超管部門的成員,看到他佝僂著的身子,我甚至都懷疑會不會在戰鬥的時候折胳膊折腿。

就在這時,褚今許從靈石中出來了,他飄蕩在我的旁邊,望著四周茫茫的大海陷入了深思,看見他這樣把我給嚇了一跳,我趕緊看向了四周,發現冇人注意到我這邊我才安心一點,畢竟這超管部門中的能人異士多,萬一真有人能直接看到褚今許的元神,我要怎麼解釋?

我不想把精力浪費在解釋這件事情上,不過倒是冇人注意我這邊,我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