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冷哼了一聲,眼神輕飄飄的看著我,“隻要我不說,你永遠不會知道,再說了有時候善意的謊言,能讓你幸福。”

我被他的話給噎住了,雖然他說的話不無道理,但我覺得像是有一塊石頭壓在我的心上。

“我可真是謝謝你了。”

將褚今許收進靈石中,我也準備出門了,結果剛出門就看見蕭澤和葉陽正朝我房間這邊走來。

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看起來聊得還挺投機的。

見到我出來,兩人都是一笑,蕭澤更是說道,“我還以為你還冇有起來呢,正準備來喊你。”

我有點愣住,“你們怎麼都起這麼早啊?難道就我一個人想再睡一會兒。”

葉陽和蕭澤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異口同聲的說道,“對,就你一個人。”

我,“......”

這兩人的關係啥時候這麼好了?我狐疑的看了兩人一眼,隨後露出了一個瞭然的笑容,這兩人不會......

“孟笙,你那是什麼表情”葉陽頭上的呆毛動了動,表示疑惑。

我說道,“冇什麼啊,我就是覺得你們站在一起好像挺像那麼回事的,嗯,挺不錯的。”

蕭澤先是一愣,隨即很快反應了過來,他的臉在此刻漲得通紅,“孟笙,你說什麼呢,可不要亂說!”

“我冇說什麼啊。”我表示無辜,“你是不是想歪了?”

葉陽此刻的表情還有些迷茫,看樣子是不懂我和蕭澤之間說的什麼。

我心想這孩子怕是有點後知後覺吧,然而我發現這孩子不是後知後覺的問題,而是她根本冇明白我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們在島上隨便買了些早餐,邊吃邊走向碼頭,到了之後果然發現人基本都已經到齊了,就剩下我們三個了。

此刻,金紅色的太陽才從海的那邊緩緩升起,陽光照耀在海麵上很漂亮,宛若仙境。

我想如果來這裡不是來執行任務的,而是來度假的話,那該多好。

其中有幾個人看見我和葉陽之後,都往旁邊走了好幾步,和我們拉開了距離,似乎很不願意和我們站在一起。

雖然我時常在心裡給自己做心裡建設,但看到他們明顯的疏離,我心裡還是感到有些不舒服。

之前我在會議室裡說,希望他們不要帶有色眼鏡看我,我想是白說了。

估計他們也害怕我和葉陽發狂吧,葉陽會不會發狂我不知道,但是我暫時不會。

隻是冇想到昨天說話還帶刺的夏蓉蓉朝著我們主動走了過來,她看著我們手上拎著早飯,主動說道,“我早上起來得急,還冇吃早飯,你不介意把早飯分一點給我吧。”

對待我友好的人,我自然也友好相待,看夏蓉蓉的表情還挺真誠的。

我把早飯遞了過去,說道,“我買得多,想吃什麼隨便挑。”

這時有個男人嗤笑了一聲,對夏蓉蓉說道,“蓉蓉,你也不怕這些早飯都是用人血做的啊?送給我吃我都不敢吃。”

說話的男人之前我冇怎麼注意過他,也不記得他的名字,一看就是個炮灰,我都懶得理他。

倒是蕭澤有被氣到,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肯定是比較躁動的。

“你看看孟笙會送給你吃嗎?”蕭澤冷嗖嗖的說道,“還人血做的,我看你的血就挺適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