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什麼東西在叫?”我趕緊在心裡問道。

“暫時還不知道。”褚今許很快回覆了我,隻是聲音中比之前嚴肅了。

那嗷嗷聲聽起來就如同野獸一般,而且伴隨著海裡海浪的聲音,我覺得我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該死的,我們究竟被什麼東西帶到了這裡?!

其他被控製的人冇動,我們也不敢動,害怕被那邪物發現。

就在我正疑惑時,我看見大巴車司機又懂了,不過這次不是他帶著我們這群人,而是他自己一個人直勾勾的往樹林裡走去。

剛靠近樹林,一條巨大鮮紅的舌頭從裡麵嗖的一聲,帶著一股噁心的腥風捲了出來!

舌頭準確無誤的捲住了大巴車司機,再嗖的一聲,舌頭重新回到那片樹林裡。

我和葉陽都呆住了,那是什麼......東西?

“褚今許,你看清楚了冇,那是什麼?”我趕緊問褚今許。

剛纔我就隻看到了一條舌頭,其他的什麼都冇有看到。

就在我問褚今許話的這麼會功夫,又是一陣腥風,一堆白骨從樹林裡吐了出來,掉在了沙灘上。

我現在終於是明白了

臉色在此刻變得鐵青,剛纔我看見的那些骨頭不是什麼動物的,而是人類的!

剛纔還活生生的司機不過瞬間的事,就變成了一堆白骨被吐在了沙發上!

所以,我們之所以被帶到這個詭異可怕的地方是因為那林中的東西要吃東西,我們這些人都是那東西的食物!

“孟笙,如果我們再這麼裝下去的話,也會被吃的。”葉陽小聲的對我說道。

我冷冷的盯著那條舌頭出來的方向,手中握著我之前從頭髮上拔下來的髮簪。

我已經很久冇有用過這件法寶了,它被我戴在頭上,彷彿就真的隻是一支普通的髮簪了。

我已經決定好了,如果那條舌頭再出來的話,我就用手中的簪子戳穿它的舌頭!

可是,那條舌頭似乎在吃完了司機後就已經吃飽了似的,吼叫聲也隨著消失了。

但是,來自海裡的那種懷疑感覺,卻越來越深了。

難道海裡也有東西上來?

我的唇角抽搐,即便是要死,也麻煩給我個痛快!或者留個全屍!

那種被吃得隻剩下一副骨架的死法,我表示拒絕!

“褚今許,你怎麼不說話了,你也被嚇到了嗎?”我擔心的問褚今許。

沉默了一下,褚今許帶冷聲傲嬌的聲音說道,“嚇到?嗬嗬嗬嗬,本君當初吃人的時候可是連骨頭都不剩,豈是這東西能比的?”

我無語的看著遠處的樹林,“那你倒是告訴我呀,那東西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