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我們腳下猜的全是屍骨?

“姐,怎麼辦啊?我們跑吧,隻要跑回去就好了,他肯定不敢追來的!”林桃桃在旁邊焦急的說道,然後拉著我的胳膊就要往山穀外跑。

可是如果我們真能跑得掉的話,這個變態也不會和我們在這裡說這麼多話了。

我們現在也跑不掉了,現在我們的腳已經被類似於藤蔓的植物給纏住了,那些藤蔓越纏越緊,似乎要勒斷我們的腿!

“姐,我好疼,腿快要斷了!”林桃桃驚恐的喊道。

我從須彌空間掏出來一把匕首遞給林桃桃,“給,砍斷這些玩意兒。”

我在匕首上附著了靈力,所以匕首砍這些藤蔓倒是也挺輕鬆的。

“嗯?”男人微微眯起了眼,露出了饒有興趣的神色,“你們這倆外鄉人還有兩把刷子啊,竟然能砍斷我的鬼藤,比之前的那些外鄉人有用多了。”

“之前的那些外鄉人啊,被鬼藤纏住後直接就拖到地底下去了,冇有想到你們還能反抗一下,掙紮得越凶猛的獵物,我越是喜歡。”

我心裡暗罵這個男人是變態,這些鬼藤的力氣很大,而且源源不斷的從四處伸過來,光是靠砍的話根本砍不過來。

因為鬼藤的數量很多,用靈力的攻擊的話更是不行,不僅會耗費靈力還會讓人精疲力儘,這玩意兒真的是太煩人了。

越來越多的鬼藤朝著我和林桃桃伸了過來,眼看就要把我們給包裹住,就在此時一道難聽的公鴨嗓在我們的頭頂上響起。

“媽媽!我來救你啦!”

我心裡一喜,是小鳳凰!同時心裡也很擔心,它還是個孩子初到世間乍到,怎麼對付這些鬼藤?

“媽媽,你護好自己的頭髮!”

我隻來得及給林桃桃結下一個小小的保護罩,就看見小鳳凰展翅飛到了山穀的上空,它嘴巴一張,無數團火從天而降落在我的身邊,最後它吐出了一團大火瞬間引燃了其餘的小火團,轟隆一聲大火瞬間竄天而起,整個山穀都被吞噬在大火中。

“啊——”我和那鬼藤同時發出了慘叫。

鬼藤發出了類似人類的尖叫,扭/動著四處躲避同時伴隨的還有那個變態男人的慘叫。

“我的鬼藤!我的鬼藤啊!”

我現在整個人都無了,這大火也把我吞噬在其中了啊!小鳳凰,你坑媽啊!

我捂著口鼻想要帶著林桃桃從大火中逃出去,可是這火實在是太大了,連路都找不著。

完了,這次被小鳳凰給坑死了,它這火還不是普通的火,我這靈力的防禦結界都抵擋不了多久。

“媽媽,你快出來呀!”小鳳凰的聲音在外麵焦急的響起。

我自己快要被氣得心肌梗塞,可彆叫我媽媽了,我冇有這樣的逆子!

絕望之際,曾經令我魂牽夢縈的銀鈴聲突然響起,在這火的呼嘯聲中竟然如此清晰。

這是臨死前的幻聽麼?

“笙笙......”褚今許的聲音響起。

幻聽實在是太嚴重了,我竟然聽到了褚今許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