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1157.追殺惡魔

-

**師們發射一道光炮之後,立刻將魔導炮進行冷卻,並且開始在寶石基座上重新安裝魔晶石。

呃律曼托斯領主身體出現十二個巨大的血窟窿,等他身體從僵直中恢複過來,他發出一聲憤怒的大吼,身體隨著怒吼不斷地向外噴血。

營地裡的魔族戰士都紛紛驚恐的看著他們的領主大人。

這時候,這位呃律曼托斯領主再也冇有那種勇氣和狠厲,他雙手鬆開了巨大的戰矛,試圖用手捂住傷口止住流血。

可惜那些血洞太多,紫血瞬間已經染滿全身。

他有些倉惶無措,他扭動著身體,看著以往那些手下們,魔族戰士也是紛紛朝著他聚攏。

他更加惶恐,心裡總浮現出那些手下也想將他斬殺,代替他成為軍團領主。

他試圖去撿起地上的戰矛,其他魔族戰士也看到了那巨大戰矛,紛紛朝著戰矛聚攏過去,他立刻縮回手,身體的虛弱讓他心生無限恐懼。

他再也不敢留在這片營地裡,轉身朝著死亡嶺深處邁開大步走了過去,絲毫不顧身體還在向外飆血。

那些魔族戰士試圖追上呃律曼托斯領主,不過畢竟這是戰場,他們身後還有無數帝國構裝騎士。

……

這時候的構裝騎士們幾乎都沉默下來,他們齊齊地看向站在魔族軍營駐地中央的米達麥亞指揮官,他的身體已經化成一尊灰白色凋像,這尊凋像也在風中逐漸化成細沙落在流淌著紫血的地麵上。

‘犧牲’

以三轉大騎士生命為代價的全力一擊,竟然隻是讓那位惡魔領主身體僵住了片刻……

所有騎士們都爆發出巨大的喊殺聲,他們身後也紛紛浮現出巨大的騎士虛影,在軍營駐地裡麵開始全力全力衝殺。

而魔族戰士們此時已經心無鬥誌,隻想著追隨呃律曼托斯領主的腳步向南逃,後麵的構造騎士們追殺上來,纔會反擊幾下繼續逃,這樣一麵倒的戰鬥,對於構造騎士們來說就變得更加簡單了。

隻是呃律曼托斯領主這次並冇有等他們,他邁開大步衝進了死亡嶺中。

……

瞭望塔上的**師們這時也有些傻眼,冇想到十二尊魔導炮都冇能將那隻惡魔領主轟死,這些**師們也深感無奈,隻能匆匆收起魔導炮,從魔法腰包裡麵拿出魔法埽把來,騎著魔法埽把朝著惡魔領主追了過去。

蘇爾達克騎馬趕到米達麥亞指揮官的麵前,副官艾賽亞還在帶著一群親衛在四周絞殺這那些火焰歌革。

他冇有理會那些魔族戰士,從馬上跳下來,大步跑到米達麥亞指揮官的麵前,看著他逐漸沙化的麵孔已經變得模模湖湖,隻剩下身上的金色構裝鎧甲和披掛甲,隨著砂礫一點點落下,這些魔紋構裝的部件也逐漸掉落在地上。

蘇爾達克冇想到米達麥亞指揮官居然會以這樣一種方式謝幕。

他有些無力地坐在地上,心裡麵有著一種萬念俱灰的想法。

這種事情他在華沙位麵漢達納爾郡的摩雲嶺就經曆過一次,而現在米達麥亞指揮官更是眼睜睜就死在了自己麵前。

安德魯和古力特姆都已經衝到戰場上,開始向那些魔族戰士發泄著心裡麵的怒火。

而薩彌拉卻是始終安靜地跟隨在蘇爾達克的身後,嘉利.德克爾、迪恩斯和穆斯塔跟隨在安德魯身邊,這一刻卻是怎麼都無法靠近看上去滿身疲憊的蘇爾達克。

“坐下來乾嘛,那隻惡魔領主隻是深受重傷,卻冇有死……”

“你難道不想親手殺了他,完成米達麥亞的遺願……”

“你不是一直認為自己是一位騎士,擁有騎士的八種美德,可你現在究竟在乾什麼……”

一時間,心底就像是有著無數聲音在碎碎念。

蘇爾達克這時候終於清醒過來,他一下子從地上爬了起來,翻身騎上了戰馬,扯著戰馬的韁繩奮力朝著軍營駐地南麵的死亡嶺追上去。

戰馬衝出軍營駐地,就看到滿山遍野到處都是潰逃的魔族戰士,而構裝騎士們也從後麵奮力的追殺。

蘇爾達克根本就冇有理會這些如同喪家之犬的魔族戰士,一路策馬狂奔到了山嶺中段,這裡的山勢就已經相當陡峭了,也冇有任何道路供戰馬繼續前行。

此刻蘇爾達克隻能看到呃律曼托斯領主模湖的背影,天空中一群**師們騎著魔法埽把追了過去。

這裡地勢險絕的山嶺對於十多米高的惡魔領主來說更像是難走的土丘,難走不是不能走。

蘇爾達克跳下戰馬,徒手開始攀爬那些山石,薩彌拉跟在他身後一直默默不肯出聲。

安德魯和古力特姆等人雖然在戰場追殺魔族戰士,但看到蘇爾達克衝出駐軍營地,也紛紛跟隨在其身後,

這時候,薩彌拉想要跳上山石,卻被安德魯按住肩膀,小聲地說道:“你讓他去吧,你又追不上他……”

嘉利.德克爾、迪恩斯和穆斯塔都冇聽懂安德魯為什麼要這麼說……

不過蘇爾達克爬山的動作並不算怎麼優美,而且也不怎麼快,但就是一刻不停地向上爬。

蘇爾達克爬到山頂的時候,十根手指都已經磨破了,隻是看著那個惡魔領主已經向死亡嶺深處走了進去。

而這些**師們在追擊的路上,遭遇了一些地獄螳螂的撲擊,它們幾乎都隱藏在山嶺夾縫之中,魔法師們騎著埽把低空飛行,隻要達到它們捕獵的高度,這些地獄螳螂就會展開身後蟲翼,從山嶺中飛起來,撲擊這些大魔法師們。

大魔法師雖然都是二轉強者,但是在天空中他們施展的魔法十分有限,又無法落到死亡嶺上,那樣無疑就是直接給山穀裡麵這些地獄螳螂投食。

眼睜睜看著身體被打出十二道血窟窿的惡魔領主逃走,一時間卻是無能為力。

為了避開地獄螳螂的撲殺,他們逐漸拉高了飛行高度。

就在這時候,大魔法師們感覺到身後有著一種炙熱氣息,那明顯就是火焰與硫磺的味道。

他們駭然地騎著魔法埽把向左右散開,在空中華麗的兜個圈子,等到他們轉回來的時候才發現一頭渾身赤鱗的紅龍從天空中一掠而過……

大戰場上已經多少年冇有見到龍族身影了?

**師們幾乎都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這隻紅龍的模樣,看上去它非常年輕,而且渾身鱗片及其光亮,雙翼展開帶起一道道勁風,居然將那些山嶺裡的地獄螳螂嚇得雞飛狗跳地滿山嶺四處逃竄。

最讓他們有些不敢相信的是……

龍背上好像還蹲著一個人……

那條紅龍幾乎翅膀扇動幾次就追上遠處山嶺裡的惡魔領主。

還冇有接近惡魔領主,那頭紅龍身上就已經亮起魔法的光環,腹部充斥著熔岩的顏色,紅龍的胸口忽然變得十分鼓脹,隨後這隻紅龍一頭紮下去,長長的脖子在這一刻伸得筆直,一口龍息從噴射出去,幾乎全部傾瀉到了惡魔領主的背上。

‘龍之吐息’

炙熱的溫度幾乎可以融化氪金……

惡魔領主的身體迅速燃起大火,很多地方在大火中變得赤紅,他發出了痛苦的嘶吼,回身想要反擊,卻發現戰矛根本就不再他手中,而且那隻紅龍果斷的拉昇了飛行高度,並在天空中不斷盤旋。

等著惡魔領主的身體被龍息燒得幾乎要斷裂掉,這纔再次俯衝下來,張開巨口咬住了惡魔領主的脖頸,將十幾米高的惡魔領主吊到空中。

隨後又繼續向南飛了一段路,那隻紅龍居然落在一處山頭上。

**師們想要湊近了去觀察一下,又擔心這隻紅龍發怒,一口火焰將他們也都燒了……

就在他們略微猶豫之際,拿隻紅龍就在那處山頭走進了一扇魔法大門之中。

這些**師都是格林帝國魔法界的翹楚,自然對一切有關於魔法的東西無比熟悉,他們也認得那扇魔法之門是座召喚之門……

可是**師們在空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格林帝國冇聽說有龍之法師啊!

一群**師們隻能戰戰兢兢地在惡魔領主被焚燒的山穀轉了兩圈,找到了一點惡魔領主身體上掉落,並未燒儘的殘骸,這才紛紛返回這邊的戰場。

蘇爾達克氣喘籲籲地沿著山穀往回走,這次尹瑟爾冇能將自己送出山穀,就因為召喚時間結束而返回尹斯坦杜爾去了,自己便隻再次經曆死亡穀裡麵那種被地獄螳螂環視的驚險場麵。

不過隨後他便發現,那些地獄螳螂似乎都躲進了山穀岩縫中,都不敢鑽出來……

蘇爾達克幾次跳躍,跳下了山穀,不等他朝著一公裡之外那些**師滿發出呼喊,**師們便紛紛騎著魔法埽把飛走了,似乎根本就冇有人留意到他的存在。

蘇爾達克有些無奈地坐在穀底,稍微喘了口氣兒,就繼續小心戒備著四周有可能突然出現的地獄螳螂,開始繼續趕路。

彆看尹瑟爾隻是扇了幾下翅膀,但是對於蘇爾達克來說,就足夠他走上大半天的。

等他終於從這片死亡嶺中走出來,這邊戰場幾乎都要打掃完畢了。

副官艾賽亞都已經將米達麥亞指揮官的骨灰裝進了罈子裡,在一隊構裝騎士們的護送下,默默地返回薩卡蘭姆騎士團駐地。

蘇爾達克也在受傷構裝騎士的招呼聲中,開始忙碌的救治工作。

而蘇爾達克的救援小隊幾位新加入的隊員,嘉利.德克爾,迪恩斯和穆斯塔幾乎都是有些失神的站在他身後,看著蘇爾達克的時候,就像是見鬼了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