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

巨大的能量,圍繞著段浪的身體,直接爆炸。

一瞬間,大地震盪,蒼天變色。哪怕是整個踏天星辰,乃至整個踏天星域,在這巨大的能量爆破聲中,都劇烈動盪,顫抖不已。一些實力稍弱的人,在這樣的動盪之中,直介麵吐鮮血,難以支撐。難以支撐,哪怕是實力強勁的人,也是麵色钜變,內心震盪。因為道無極剛纔這一擊,實在是太強了。毋庸置疑,這絕對是踏天宗,踏天星,乃至整個踏天

星域有史以來,至剛至強的一擊。這一擊,也在很大程度上,直接預示了整個星域的命運。在此之前,肯定極難有人能夠想象,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夠發出如此至剛至強的一擊,更有人極難想象,這樣的一擊,還是麵對著一個人。而且,若是這個

人,還是一個修行歲月不長的年輕人。

這樣的一擊,不說是由道無極這樣的存在施展而出,哪怕隻是一般人,但凡能夠施展出如此一擊,被攻擊的對象,再想活命,可能性微乎其微。“段,段浪……”李姿渝遭此一擊,身體劇烈顫抖,忍不住叫道。李姿渝可是完全冇想到,段浪都已經和道無極戰鬥到瞭如此程度了,終究還是難以改變結局!這

樣的結果,對於李姿渝而言,可是李姿渝無論如何,也難以接受的事情啊。“段浪?”道無極此刻見到李姿渝的表情,本身就已經足夠憤怒的他,現在可是更加憤怒到了極點,咬牙切齒地說道,“承受了老朽如此一擊,你以為段浪還有生

還的可能嗎?”

“你殺了段浪,我就殺了你……”李姿渝渾身上下,無比恐怖的氣息,一一流露。“姿渝,你瘋了?”大邱道人見到李姿渝的舉動,可是瞬間被嚇了一跳,想要阻止,但在這個時候,一切卻已經根本來不及了。因為隨著李姿渝的話音落下,李姿

渝已經不顧一切,朝著道無極席捲而去。“恩?”大邱道人冇有出手,隻冷漠地掃了李姿渝一眼,也就隻這一眼,李姿渝整個人的瞬間,便瞬間倒飛而出,狼狽的砸在數百丈開外的地麵上,口吐鮮血,狼狽不已,她渾身上下的骨骼,在道無極剛纔那一眼一下,可是不知已經斷裂多少,渾身上下的靜脈,也冇有一絲一毫無損的,“區區螢火之中,螻蟻之輩,也敢在

老朽麵前張狂?”

“道無極,要麼現在殺了我,要麼有朝一日,我李姿渝必然取你項上人頭。”李姿渝滿目怨毒,咬牙切齒地說道。“想死?”道無極冷冷地說道,“你跟段浪是一夥的,現在段浪已經死了,你再想追誰他步伐,可就冇有那麼容易了,老朽一定叫你,以這個世界上最煎熬的方式

活下去。”“是嗎?”道無極話音剛落,一道夾雜著十足不屑的聲音,卻是瞬間響起。踏天星域無數人,在聽到這道聲音後身軀可均是忍不住,齊齊一怔,而道無極在聽到這道聲音後,不免隻覺得整個人的後背都是一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