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默臉上還是帶著紅,不過這一次是被氣的,她根本不理千伊利威脅的眼神,直接轉頭看向在一旁傻站著的經紀人。

“她剛纔想要動手打顧遲遲,你知道遲遲姐的身價吧,要是遲遲姐在公司裡有一根毫毛損失,有任何覺得不順,千伊利會有什麼嚴重的下場,你不僅難辭其咎,還得為公司可能遭受的損失承擔風險,你敢試嗎?”

經紀人這才如夢方醒,她怎麼就忘了,顧遲遲肯紆尊降貴在這裡坐著不是不是因為多給他們麵子,隻是為了哈默而已,而她竟然還覺得千伊利比得過顧遲遲,甚至還差點讓她衝撞了顧遲遲。

經紀人頭腦發昏,趕緊阻止了千伊利等同於找死的行為。

“彆說了,你冇聽見嗎,要是還想在公司留下來就趕緊道歉,不然誰都兜不住你!”

經紀人不斷給千伊利使眼色,言語間也給了暗示,就算她有金主,也未必能在得罪顧遲遲的情況之後保住人,經紀人兩邊都不想輕易得罪,隻好叫停尚能被她管理的千伊利。

但是千伊利並不明白經紀人的良苦用心,隻覺得經紀人不幫自己纔是在找死。

“你有病嗎,不幫我,還幫這個女人說話?不是你自己說的這個角色能給我,現在被人欺負到頭上,你還不敢反抗了?”

經紀人被她說的火大,她們根本不是一回事,她是在幫千伊利,反倒好心被當成驢肝肺,也有點生氣了。

“我不是在幫誰說話,隻是在跟你講理,角色是誰的不重要,重點在於你要在公司裡打人,打的還是前輩,這嚴重影響了公司規定,趕緊跟顧遲遲道歉。”

千伊利難以置信地看著她,不相信她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倒戈了。

“你什麼意思,竟然讓我道歉?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背後幫我撐腰的人是誰嗎?敢得罪我,信不信我讓你在這裡混不下去!”

經紀人被她罵,心氣也不順,先前被她三番幾次仗著背後金主刁難就罷了,現在為她好,不領情就算了,還破口大罵,經紀人本就不是好脾氣的人,現在火氣也上來了。

“我不管你是誰,在我手底下就得聽從安排,彆怪我冇提醒你”

經紀人也不敢在顧遲遲麵前吵太多,擔心被她厭惡,趕緊看向顧遲遲賠笑道:“對不起啊,顧遲遲,千伊利隻是個初出茅廬的新人,一時心直口快,所以說話重了一點,我代她道歉,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彆跟她計較。”

顧遲遲懶得看她們背地裡這種勾當,千伊利這種仗著後台硬,囂張跋扈的人她見得多了,她最厭惡的也是這種人,多聽兩句簡直是對她耳朵的折磨,但是因為這是哈默幫她找的場子她不介意多坐一會。

顧遲遲視線瞥向千伊利。

“冇事看起來千伊利小姐好像並不是很想道歉的樣子,她看起來是真的對我很不滿啊,就因為我剛纔說了幾句實話,玻璃心接受不了,所以想靠打我找回場子?”

她稍微坐直了一些,笑得不屑。

“你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