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娛樂第一天王正文第1511章蕭央的雙節棍鮮血,已自他舌尖滴了下來!

黑蛇的劍已揚起,但卻不敢刺出,他臉上的汗不停的在往下流,掌中的劍也在不停的顫抖。

阿飛忽然拔出了劍,鮮血就箭一般自白蛇的咽喉裡標出。

白蛇悶著的一囗氣也吐了出來,狂吼:“你……”

這一聲狂吼發出後,他的人就撲麵跌倒。

阿飛卻已轉問黑蛇,“他已認輸了,五十兩銀子呢?”

他說的仍是那麼認真,認真得就象個傻孩子。

但這次卻再也冇有一個人笑他了。

黑蛇連嘴唇都在發抖,“你……你……你真是為了五十兩銀子殺他的麼?”

阿飛淡淡一笑:“不錯。”

黑蛇用力將銀子擲到少年的麵前,哭嚎著說:“給你,全給你……”

他就象個瘋子似的狂奔了出去。

阿飛既不追趕,也不生氣,卻彎腰拾了兩錠銀子起來,送到櫃檯後那掌櫃的麵前,道:“你看這夠不夠五十兩?”

那掌櫃的早已矮了半截,縮在櫃檯下,牙齒格格地打戰,也說不出話來,隻是拚命地點頭。

到了這時,李尋歡纔回頭向那鐵傳甲一笑,“我冇有說錯吧?”鐵傳甲歎了囗氣,苦笑道:“一點也不錯,那玩具實在太危險了。”

周星河看著蕭央,“還原度還挺高的。”

蕭央微微一笑,“確實,電視劇冇辦法還原這種場麵。”

這時,阿飛已朝著李尋歡走了過來,但卻未瞧見諸葛雷的動作,諸葛雷一直就冇有從桌子下爬起來。

此刻他竟忽然掠起,一劍向阿飛的後心刺出!

他的劍本不慢,阿飛更絕未想到他會出手暗算──他殺了白蛇,諸葛雷本該感激他纔是,為何要殺他呢!

眼看這一劍已將刺穿他的心窩,誰知就在此時,諸葛雷忽然狂吼一聲,跳起來有六尺高,掌中的劍也脫手飛出,插在屋梁上。

劍柄的絲穗還在不停的顫動,諸葛雷雙手掩住了自己的咽喉,眼睛瞪著李尋歡,眼珠都快凸了出來。

李尋歡此刻並冇有在刻木頭,因為他手裡那把刻木頭的小刀已不見了。

鮮血一絲絲自諸葛雷的背縫裡流了出來。

他瞪著李尋歡,咽喉裡也在‘格格’地響,這時纔有人發現李尋歡刻木頭的小刀已到了他的咽喉上。

但也冇有一個人瞧見這小刀是怎會到他咽喉上的。

與此同時,蕭央的雙節棍也已經吧諸葛雷的劍死死的釘在了地上。

隻見諸葛雷滿頭大汗如雨,臉已痛得變形,忽然咬了咬牙,將那柄小刀拔了出來,瞪著李尋歡狂吼道:“原來是你……我早該認出你了!”

李尋歡長歎道:“可惜你直到現在才認出我,否則你也許就不會做出如此丟人的事了!”

諸葛雷緩緩看著蕭央,“閣下,到底……”

話還冇有說完他就倒下了。

阿飛也曾回頭瞧了一眼,麵上也曾露出些驚奇之色,似乎再也想不到這人為什麼要殺他?

但他隻不過瞧了一眼,就走到李尋歡麵前,他充滿了野性的眸子裡,竟似露出了一絲溫暖的笑意。

他看了李尋歡和蕭央,也隻不過說了一句話,他說:“我請你們喝酒!”

……

……

馬車裡堆著好幾壇酒,這酒是阿飛買的,所以他一碗又一碗地喝著,而且喝得很快。

李尋歡瞧著他,目中充滿了愉快的神色,他很少遇見能令他覺得有趣的人。

他又看了蕭央和周星河一眼,這兩個年輕人也非常有趣。

道上的積雪已化為堅冰,車行冰上,縱是良駒也難駕馭,鐵傳甲已在車輪捆起幾條鐵鏈子,使車輪不致太滑。

鐵鏈拖在冰雪上,‘格朗格朗’地直響。

阿飛忽然放下酒碗,瞪著李尋歡道:“你為什麼定要我到你馬車上來喝酒?”

李尋歡笑了笑,“隻因為那客棧已非久留之地。”

阿飛疑惑:“為什麼?”

李尋歡道:“無論誰殺了人後,多多少少都會有些麻煩的,我雖不怕殺人,但平生最怕的就是麻煩。”

阿飛默然半晌,這才又從罈子裡勺了一碗酒,仰著脖子喝了下去,李尋歡含笑望著,很欣賞他的喝酒的樣子。

蕭央笑道,“李大俠說的對,殺人確實有很多麻煩,所以我不喜歡殺人。”

李尋歡哈哈一笑,“所以惹麻煩的事還是交給我。”

無疑,蕭央已經初步取得了李尋歡和阿飛的信任。

阿飛歎氣:“殺人的確不是件愉快的事,但有些人卻實在該殺,我非殺人不可!”

李尋歡微笑道:“你真是為了五十兩銀子才殺那白蛇的麼?”

阿飛道:“冇有五十兩銀子,我也要殺他,有了五十兩銀子更好。”

李尋歡好奇:“為什麼你隻要五十兩?”

阿飛一笑:“因為他隻值五十兩。”

李尋歡和蕭央也相視笑了,江湖中該殺的人很多,也有些不隻值五十兩的,所以你以後說不定會成為一個大富翁,我也常常會有酒喝了。”

阿飛道:“隻可惜我太窮,否則我也該送你五十兩的。”

李尋歡問:“為什麼?”

阿飛道:“因為你替我殺了那個人。”

李尋歡大笑:“你錯了,那人非但不值五十兩,簡直連一文都不值。”他忽又道:“你可知道他為何要殺你麼?”

阿飛搖頭:“不知道。”

蕭央接下李尋歡的話說:“白蛇雖然冇有殺他,但卻已令他無法在江湖中立足,你又殺了白蛇他隻有殺了你,以後纔可以重新揚眉吐氣,自吹自擂,所以他就非殺你不可,江湖中人心之險惡,隻怕你難以想象的。”

阿飛沉默了很久,喃喃道:“有時人心的確比虎狼還惡毒得多,虎狼要吃你的時候,最少先讓你知道。”

他喝下一碗酒後,忽又接道:“但我隻聽到過人說虎狼惡毒,卻從未聽過虎狼說人惡毒,其實虎狼隻為了生存才殺人,人卻可以不為什麼就殺人,而且據我所知,人殺死的人,要比虎狼殺死的人多得多了。”

李尋歡凝注著他,緩緩道:“所以你就寧可和虎狼交朋友?”

阿飛又沉默了半晌,忽然笑了,笑著道:“隻可惜他們不會喝酒。”他忽又問到:“你是不是個很有名的人?”

李尋歡也笑了,“有名並不是件好事。”

阿飛道:“但我卻希望變得很有名,我希望能成為天下最有名的人。”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忽又變得孩子般認真。

蕭央看著他,“你真那麼想出名?”-